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传涉案赌资超1万亿元全国网络赌博案开

2018-12-06 23:47:45

传涉案赌资超1万亿元 全国络赌博案开庭

“9年非法获利6.89亿,涉案金额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今年4月,温州龙湾区警方通报的一起特大络赌博案中,出现了这样惊人的天文数字。 这起被称为全国的络赌博案,本来原计划昨天在温州龙湾区法院公开审理。 被移送法院起诉的总共有22名被告人,因为案件的影响和关注度,主要被告人聘请的基本是省内的刑辩律师,其中至少包括省律协、杭州市律协、台州市律协以及温州市律协的刑委会主任,还有两位辩护律师是省内仅有的两家专业刑辩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堪称豪华律师团。 出人意料的是,因为近30位辩护律师“抱团”对案件管辖、侦查机关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等问题提出质疑,并要求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法庭采纳后临时决定将开庭变成庭前会议。 也就在昨天,有媒体报道说“非法证据排除”有望出台细则,包括诸如诱供、欺骗、指供、威胁本人、威胁证人、威胁被告人的家人等方法也被纳入征求意见稿的讨论范围。这起特大络赌博案也因此格外受到关注。 被传涉案赌资超1万亿元,9年非法获利6.89亿元—— 全国络赌博案昨开庭 刚开审就被豪华律师团“喊停” 省内刑辩律师为各被告人申请“非法证据排除” 案件回放 警方4月通报 涉案赌资超1万亿元 今年4月,温州龙湾警方就一起全国罕见的特大络赌博案召开了通报会。涉嫌特大络赌博案的,是一个叫“game456”的棋牌平台。 2005年,杨某来到杭州,在拱墅区开办了浙江凯联科技有限公司,主要运营这个“game456”棋牌平台。 在这个平台下,玩家可以进行升级、斗地主、诈金花、梭哈、麻将、牛牛、港式五张、象棋等32款棋牌游戏。玩家进入“game456”平台后,可以购买站的虚拟货币“银子”,并以其为赌资参与棋牌游戏。 经查,杨某的公司,并未取得虚拟货币发行和交易服务许可。 经过数年的经营,“game456”游戏平台注册用户达到2437万,涉及全国30多个省级行政区,主要集中在华东的10余个省份。 通报会的前一天,上传出消息称,这起络赌博案涉案赌资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警方称,“因为涉及计算方式的问题,此案具体涉案赌资还在统计。但与1万亿元这个数字,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庭审现场 检方指控涉案金额大幅“缩水” 根据原计划,本案一审将分三天进行,分别是昨天、12月12日和12月19日。昨天的庭审,计划在9点10分至16点30分进行。 与此前警方通报的涉案金额和非法获利数额相比,昨天在检方起诉书上看到,终对被告人的指控涉案金额和非法获利数额出现大幅“缩水”。 起诉书中提到,公诉机关依法审查查明:截至2013年10月14日,456游戏平台注册账号超过2437万个;2010年8月19日至2013年9月24日期间,玩家向456游戏平台共充值人民币4.9亿元人民币。 除通过玩家向站充值获利外,被告人杨凯还通过在后台为特定账号修改数据增加虚拟币的方式,向被告人杨仁武及林靓、任斌(均另案处理)等“银子商”大量出售虚拟币获利,仅2012年10月1日至26日,被告人杨凯就向被告人杨仁武出售了价值1685万余元的虚拟币。 2011年5月,被告人杨凯将其在凯联科技的股份转让给第二被告人吴诚坚,被告人吴诚坚从当年6月份出任凯联科技的总经理。在吴诚坚管理期间,玩家向456游戏平台充值超过人民币4.7亿元,吴诚坚个人至少获利1195万元。2013年4月至2013年7月期间,被告人杨东武在杨凯、吴诚坚被警方追逃的情况下,对凯联科技进行管理,期间玩家向456游戏平台共充值人民币超过1.3亿元,杨东武个人非法获利为2870.3万元。 从以上内容不难发现,尽管涉案金额仍让人感到吃惊,但与警方通报的1万亿相比,已大幅“缩水”。 律师抱团申请“非法证据排除” 22位出现在检方起诉书里的被告人,以浙江本省籍为主。其中包括杨凯在内的4人是公司股东,2人是官方“银子商”,5人是下游的“银子商”,其余为公司的财务、运营甚至是法务等部门的员工。 开庭前,审判长表示,因本案被告人众多,考虑到法院警力有限,只有9人被押解到庭(后来又追加两名),其余被告将通过远程视频在看守所受审。 这时,有律师提出本案存在管辖权异议,而且可能存在刑讯逼供等情况,要求法庭进行“非法证据排除”。 至第五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均提出,本案侦查机关存在违法采取指定居所的监视居住措施,而且未按法律规定通知家属。另外,侦查机关涉嫌对被告人进行变相肉刑、欺骗、威胁、引诱的非法审讯,应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比如,杨东武的辩护律师昨天在法庭上提到,侦查人员在提审杨东武时,将其妻子(同案被告)被铐在审讯椅上的照片给他看,并告诉杨东武“你配合了,我们就向领导汇报给你老婆取保。你自己这样的态度,老婆怎么能取保候审”律师称,警方还多次暗示,杨东武不配合的话,要将他移交给湖北警方。 多名辩护律师还提到,本案侦查机关的笔录存在大量粘贴复制、 违反笔录制作程序,缺乏客观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另外,还有律师提出,本案中,涉案的凯联科技公司在杭州设立,服务器也在杭州,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凯、吴诚坚和一些员工均长期在杭州工作和生活,杨东武也在杭州经营酒店多年。根据有关规定,龙湾警方对本案没有管辖权。 ,法庭表示,将充分听取律师在庭前会议中提出的一些意见,至于下次开庭时间,将另行通知。 ■相关链接 什么叫“非法证据排除”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通常是指在刑事诉讼中,侦查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使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不得在刑事审判中被采纳的规则。 据悉,佘祥林案件出现后,法院起草了非法证据排除的有关规定,由于当时对此问题未达成共识,文件没有出台。赵作海案件后,引发全社会对非法证据排除问题的关注。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目前法正在就严格执行非法证据排除细则征求意见,涉及非法证据的范围扩大、疲劳审讯、超期羁押的被告人供述是否排除等问题,并有望进一步细化非法证据排除的程序。 据透露,采用诸如诱供、欺骗、指供、威胁本人、威胁证人、威胁被告人的家人等方法也被纳入征求意见稿的讨论范围。 此外,疲劳审讯问题也是这次调研起草的关键。拟建立一个三重保障机制,每次讯问时限不能超过12个小时;每天不低于连续8小时休息时间;保证被讯问人在讯问过程中合理的休息、饮食,包括方便的权利。 意见稿还提出了关于死刑案件当中讯问律师在场权的问题。 陈洋根 文/摄

手机捕鱼平台
内河警示浮标
老铁牛牛官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