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诸天之深渊降临第三十六章血腥要塞

2020/01/20 来源:江门信息港

导读

诸天之深渊降临 第三十六章 血腥要塞贝雷特的手下,三个形态各异的大恶魔,全都拥有高阶的实力。唯一的女性恶魔卡瑅斯像蛇一样游动到卡洛

诸天之深渊降临 第三十六章 血腥要塞

贝雷特的手下,三个形态各异的大恶魔,全都拥有高阶的实力。

唯一的女性恶魔卡瑅斯像蛇一样游动到卡洛身边,腥红的舌信在卡洛脸上来回舔舐。

“中阶实力,能轻松杀死盖兹,多么强壮而鲜美的肉体啊..”

卡洛粗暴地掐住她的脖子,冰冷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卡瑅斯。

“离我远一点,不让你会死。”

卡瑅斯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咯咯地笑起来,“我可没那么容易就被你杀死哦,年轻的恶魔..”

“好了,你们再好好亲热一下,贝雷特大人需要休息。”贝雷特对几人“融洽和谐”的氛围非常满意,打了个哈欠向洞穴深处走去。

卡洛冷冷地瞥了几人一眼,自顾自走到岩浆旁坐下,这儿本是盖兹的地盘,现在被他占据。

卡洛闭着眼睛,隐约听到內莫斯像老鼠一样窸窸窣窣的和三名恶魔小声讨论着什么。

他应该跟三人透露了自己向贝雷特献出真名的事情,有几声嘲讽的笑声响起,面对的正是自己这个方向。

卡洛宛若未觉,完美地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刚刚失去真名,暴躁而冷漠的新生恶魔形象。

真名?哼哼,卡洛心中冷笑,他会让贝雷特付出代价的。

卡洛在洞穴中待了不到半天的时间,贝雷特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他眼前。

“准备好了吗各位?”贝雷特笑容狰狞,脸上露出一丝隐隐的期待和兴奋,“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卡瑅斯四人露出恭敬之色,卡洛也跟着站起来,然后贝雷特当先出了洞穴,所有人一起跟上。

嗜血藤巨大的藤叶在身后合上,卡洛抬头望了望天空,第五轮血月正在缓缓落下。

还有三天的时间,卡洛心中默念。

所有人在贝雷特的带领下飞快地向血腥要塞的方向迅速靠近,这座充满了恐怖惨烈气息的建筑终于完全的展示在卡洛面前。

血腥要塞的样子就像一颗狰狞的头颅,入口就是嘴巴,有两个高阶大恶魔正躺在城门口慵懒地打着盹。

卡洛的目光掠过他们身上时微微凝了一下,他们身上穿着统一的盔甲,骨刺遍布,和那天从魔龙身上下来的捕猎队一模一样。

“那是安洛瑟领主的私兵。”內莫斯在他耳边发出一阵难听的怪叫,“你能逃过她们的追捕实在让我惊讶。”

“什么意思?”卡洛皱了皱眉头。

內莫斯稍微放缓步伐,跟前面几人拉开了一点距离。

“这是安洛瑟大人掌管的要塞,他有参加血战的义务,他需要炮灰..”內莫斯空洞的眼神在卡洛身上掠过,“就像你这样的从恶魔海诞生的劣魔,就是最好的炮灰...”

卡洛很快就弄懂了是什么意思。

在深渊,从恶魔海诞生的就会被称为劣魔,因为它们并不具备正统的恶魔血脉,即使后天觉醒,也往往驳杂无比。

劣魔是深渊中地位最低的种族,受到各种强大原魔的鄙夷,它们通常只有几个下场:血战炮灰、奴隶、货物还有食粮。

负责一方血战的恶魔领主最喜欢使用劣魔战士,因为他不用为其付出一个灾币的代价,只需要费点工夫,每隔一段时间去恶魔海之外捕抓一批就行。劣魔是血战的必需消耗品,是垫脚的骨肉基石,是大人物手中随意丢下的弃子。

但劣魔也并不是没有出头的机会,能从一次次血战中活下来,觉醒强大的血脉天赋,自然会得到高阶恶魔的赏识,不过这概率太小太小,大概百万只劣魔中才会有一两个幸运儿。

末了,內莫斯偷偷摸摸地说了一句:“据说,贝雷特大人也是劣魔出生。他经历过超过五场血战,真是了不起啊..”

內莫斯的语气里带着恭敬、讽刺还有一丝丝充满怨毒的可悲优越感。

卡洛感觉贝雷特似乎稍稍回了一下头,身边的內莫斯瞬间没了踪影。

卡瑅斯三人从进入血腥要塞之后就和贝雷特分开,他们之间似乎早就商量好了,遵循着某种既定的默契。

“我们还需要去买点必备的物资..”贝雷特这句话似乎是对卡洛说的,但眼神却似有若无地在內莫斯身上飘过。

刚刚在背后表现出对贝雷特些许不敬的內莫斯吓得肝胆俱裂,连绵谄媚地迎上去。

“尊敬的贝雷特大人,这次血战之后伟大的你应该就能晋升成中阶头领了吧,真是叫人羡慕的强大天赋..”

贝雷特呵呵笑起来,随手从內莫斯的身体里捞出一团谷班皮囊虫在手中细细把玩,温柔地像对待自己的宠物。

“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亲爱的小虫子..”

贝雷特将虫子塞回內莫斯的体内,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內莫斯笑得很难看。

血腥要塞中到处都是行走的恶魔,一个个千奇百怪。有的头上长着四只尖角,獠牙暴突,却没有眼睛;有的身体瘦若麻杆,骨干细长,头颅却极大;有的长着狮子的脑袋,马的身体,牛的蹄子,完全是各种野兽的集合体..

绝大多数恶魔都非常丑怪恶心,但也可能是卡洛还保留着作为人的审美观,并不懂得欣赏。

贝雷特带着卡洛和內莫斯转过两个街角来到一家光线昏暗的小店,一个矮若侏儒的恶魔热情地迎上来。

“贝雷特大人...”

这只恶魔只有低阶大恶魔的实力,但看向內莫斯和卡洛的眼神中却充满不屑,只对贝雷特一人谄媚。

“我要找埃波罗斯买点东西..”

“埃波罗斯大人不在,我可以为你提供同样的服务..”

“滚开。”贝雷特随意地将小恶魔踹到一旁,大步走了进去。

转到小店后堂,卡洛看到一座小小的肉山,浑身散发着扑鼻恶臭,好像是无数腐烂的尸体堆积在一起。

贝雷特径直向肉山走去。

“埃波罗斯,我亲爱的朋友,不起来欢迎一下老朋友吗?”

那座肉山蠕动了一下,“扑哧”一声放了个大大的闷屁,顿时整个房间都被恶臭充斥,就好像腐烂的死老鼠被煮成汤汁散发出来的气味一样,叫人作呕。

“我受不了了..”內莫斯嫌弃地丢下一句话,化作虫群呼啸着蹿了出去。

一个软绵、缓慢的声音在卡洛耳边响起:“哦,是贝雷特。为什么你还没有死在血战里..”

贝雷特丝毫不以为意,呵呵一笑,随手从肉山身前拿起一个鼻烟壶模样的小东西,放在鼻端轻吸一口,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该死的贝雷特,放下它..你这个吸血虫、臭蛆..为什么不让铡刀把你剁成肉酱..”

肉山气急败坏地叫起来,浑身的肥肉都在颤动,似乎贝雷特手上拿着的东西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你也来试试。”贝雷特将鼻烟壶递到卡洛手边,笑着道:“你会迷上这个味道的。”

卡洛看着眼前古旧的小壶,透过壶嘴可以看到里面缭绕的灰色雾气,无数痛苦的哀嚎从中传出来,那是亡灵的哭号声。

这是一个盛满灵魂的鼻烟壶。

河北省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
开滦总医院
吉林专科银屑病医院哪个权威
清远白斑病十佳医院
江门癫痫病在线咨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