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港

当前位置:

鬼朋友

2019/09/14 来源:江门信息港

导读

凌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手机铃声骤然响起,那是一段贞子出场时的背景音乐,浓郁的恐怖的气息,犹如利刃划破了寂静的夜。我睡眼蒙眬伸手去抓手机


凌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手机铃声骤然响起,那是一段贞子出场时的背景音乐,浓郁的恐怖的气息,犹如利刃划破了寂静的夜。
我睡眼蒙眬伸手去抓手机,抓了半天,突然抓到了一只冰凉的手,我一惊,弹跳起来。猛然低头去看,嗖一下那双手闪电一般消失了,吓得我浑身一震,险些从床上跌下去。
突然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我慌忙拿起手机,当我看清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立马从床上跌在了地上,哎呦!惊叫了一声。
“小楠……小楠……你怎么了?”不一会母亲的声音在外面惊慌地喊,卧室门被她敲得咚咚响,其实我不想去开门,我很烦母亲的唠叨,可是她越敲声越大,我只好面前下床,走过去打开门。
“小楠……你怎么了。”门一打开母亲就冲了进来,抓住我的肩膀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把我细细地看了一个遍,见我没有任何损伤,她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这孩子吓死我了,刚才怎么回事?”
“我做了一个恶梦。”我不耐烦而且口气恶劣地说道。
“噢!瞧瞧!这一头的汗。”母亲拿着睡衣袖子就要给我擦汗,我皱着眉向后一躲,厌恶地说:“别碰我,出去!我要睡觉了。”说着也不管她脸上的表情有多僵硬,硬把她推出了我的房间。
“哎呀!你这孩子,听妈妈话,洗把脸再睡,门就开着,有什么事叫我……”妈妈的唠叨声让我更加心烦,我大力关上门,表现我自己的不满,本来就是,我都十六岁了,还总是把我当小孩,唠叨起来没完。
门关上的瞬间,我的手机又响了,我颤抖地抓起了,看了一眼来显,还是斌子,怎么会是斌子,他不是已经……我的浑身一颤,咬了咬牙接了起来。
“手机里传来了一阵噪音,那声音就像是骨骼咔咔响的声音,我忍不住大声问:“谁?你谁呀?别装神弄鬼吓唬我,我不怕的。”
“是我……”这声音熟悉的让我尖叫,“斌子?你是斌子?”我的手一抖,手机被我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粉身碎骨。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我把海涛拉到了校外一个僻静处。
他甩开我说:“你干啥呀?我的赶紧去网吧!游戏里有个任务没做。”
“昨晚斌子给我打电话了。”
“你说什么?斌子?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他的脸色大变。
“我知道,可是真的是斌子,声音一模一样。”我的身体抖了抖,大白天还有一股冷意。
“他为什么找你?他又不是咱们杀的。”海涛一脸的惊恐,看样子他比我还害怕。
“我怎么知道,生前咱们三人,号称三剑客,不是你提议许下了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誓言,难道你忘了么?”
海涛瞪大眼睛:“这……这不过是句戏言,我看电视上都是那么演的,可是同死……同死吧?呜呜……”
“你这熊玩意,你哭什么,同死怎么了?我们是兄弟,许下的诺言就应该实现。”海涛的懦弱刺激了我,我腾一下站起来大声吼道。
海涛被我一吼吓得不知所措,突然他张大了嘴巴,浑身剧烈颤抖,身体不住向后退,一个站立不稳,扑腾一声坐在了地上,双眼充满恐惧,我正纳闷我有这么恐怖,至于吓成这样吗?
突然我感觉脖后痒痒的,我伸手挠了挠,随后一股凉气吹进我的脖子,我浑身一颤,正要回头时,听见从海涛打颤的嘴里吐出这两个字“斌子……”
我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慢慢扭过头,几乎和身后的人贴上脸。“哎呦……靠……”我踉跄着后退,脚和脚绊在了一起,我很不雅观地倒在了地上。
“斌子……”倒地的同时我听见自己喊了一嗓子。
“小楠……海涛……我是来和你们告别的。”斌子那张苍白的脸色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什么?你不是找我们陪你一起死?”海涛颤声问道。
“你们是我的朋友,我当然想让你们陪我,可是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只是想走之前看你们一眼,还有一些心里话想要告诉你们。”
“兄弟……”我的喉咙哽咽了,虽然还是害怕,可是我站了起来。
“小楠,我知道你讲义气,可是你对你母亲为什么就不能好一点,你明知道她那么爱你,还有海涛别总玩电脑,你看我,要不是玩电脑成瘾,逃学几天几夜蹲在网吧里,弄得神经恍惚,走路不看车,怎么会出了车祸……唉!说这些也许你们并不会明白一个死去的人,多想去珍惜活着的每一天,多想和爸爸妈妈多呆上一天,哪怕只有一天,兄弟珍惜吧!”正说着他突然一个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下。
我和海涛如噩梦初醒,不知所措。许久他看了我一眼说:“我回家了,你哪?”
“我也是,想见我妈了。”说这话时我的眼圈红红的,连海涛啥时候走远了我都不知道。

共 16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情节虽然荒诞,但主题积极,还是以教育、礼貌、行善、克服不良习惯,珍惜幸福生活为主导,对少儿读者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作品。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10-19 08:40:4 问好期盼新作!孩子中暑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儿上火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