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阳世鬼差 第四章 诡异的小女孩

2020/01/16 来源:江门信息港

导读

阳世鬼差 第四章 诡异的小女孩不説别的,单説他手下的大夏遗族,都听他调遣,如果真的闹起来,那将又是一个阎罗教,甚至比起做坏事来,这个传

阳世鬼差 第四章 诡异的小女孩

不説别的,单説他手下的大夏遗族,都听他调遣,如果真的闹起来,那将又是一个阎罗教,甚至比起做坏事来,这个传承了那么多年的组织,将会更加厉害。↖,

在家中过了几日,我们就回到村子里,村子里的地方更大,也能住的开,空气也比较清晰,许清灵这两日恢复了一些,但还是比较木讷,不怎么喜欢説话,柳梦琪每天都在陪着她。

对于她的情况,我也有些担忧,真怕毁了她的一生,须得助她尽快从阴影中解脱出来,于是我跟柳梦琪商量着,要给她找个心理医生,好好从心理上开导一下她。

柳梦琪替她联系了一个比较可靠的,不过只看了一次,人家医生就不打算给她看了,因为从各项检查来看,她完全都正常,根本无从下手。

没了招,我们只有轮流的陪着她,带着她去附近的景diǎn游玩一下,好好的散散心,就这样过了几日,老孙突然来找我,説最近他总觉得有人跟着他。

我听着皱了皱眉,怎么想过几天安生日子就那么难,莫名其妙的又有人前来找茬,不过老孙设了几个局,都没有让那人现身,也不能确定奥迪是不是有人,还是他自己疑神疑鬼,产生幻觉了。

我先是惊讶的问他:“你不会精神分裂了吧?”老孙当时就急了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才精神分裂,怎么説话呢。”

我摸着脑袋想了想,问他:“跟踪你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如果是鬼的话,想要发现的话,对你来説着实有些难度。”

老孙呸了一口説:“你知道个球,老孙我最近也是拼命的修炼,道法日益渐长,虽説不能説是炉火纯青,但好歹也有了七分火候,一般的小厉鬼,老孙我都不放在眼里。”

我想了想道:“这样吧,晚上我出窍去你那里走一遭,如果真有人或者鬼跟踪你的话,我第一时间就能够发现,然后帮你解决这个难题。”

老孙嘿嘿的笑,抚掌説:“好,这个主意不错,我回去也布置布置,不论他是人是鬼,今次保管他有来无回。”

老孙走后,我想了又想,也没有想到在这里,我们还有什么仇家。而且如果有仇家的话,连我也应该不能幸免,现在只有他被跟踪,事情就简单的多了,説明那是他自己结下的仇。

而且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我都不能不管,魂体出窍是唯一的法子,不过我也没有打算要他的命,打算给diǎn教训也就罢了。

到了晚上,柳梦琪早早的哄着许清灵入睡,老爸老妈年纪大了,也睡的很早。我进了房间,将房门反锁上,怕柳梦琪误闯进来又以为我挂了,这才安心的魂魄出窍,去往老孙家。

刚到他家附近,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欢乐的笑声,而且还不止一个。其中一个是老孙的,而另一个则是女人的声音。

我略一沉吟就想到了,这是老孙的老相好,之前他説的有缘无分,导致人家嫁给了别人,现在到老了,却又旧情死灰复燃,处在一块了。

我似笑非笑的走到屋dǐng,探着头穿过瓦片而过,朝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两人手牵着手,在那咬耳朵,每每説那么一两句,都能逗得那大婶哈哈大笑,老孙自己也跟着傻笑几声。

不多时,老孙瞅了瞅墙壁上的挂钟,对那大婶説:“哈尼,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等下我大侄子要过来,他可是个大嘴巴,要是被他看到説出去,咱们的秘密就不保了。”

谁知那大婶脸一沉,説:“怎么,你不想我们的事情被人知道吗?都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一大把岁数了,我不想再看别人的眼光,要不我们尽快结婚吧。”

老孙听的双眼放贼光,不过转瞬间又垮了下来説:“哈尼,我也想跟你厮守终身,但你那儿子,实在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这不,我听説他还找了什么炼邪毒的神汉来对付我,如果咱俩的事情公开,説不定他连你都不放过啊。”

老孙一脸的担忧:“我的安危是小,但你的安危那比什么都重要,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还是先忍忍吧,等我驱走了那个神汉,找你儿子好好谈谈,再説结婚的事情吧。”

大神一脸的哀怨,叹息道:“小毛他爹一辈子没对他有过好脸,让这孩子受了十几年的委屈,连他爹死前,都没来看上一眼,我一早就知道他不会让你跟我在一起,现在看来事情还是来了,我留下来,要死咱们也一起死,让小毛知道我的决心。”

老孙赶紧道:“呸呸呸,别乱説,什么死不死的,你放心,不管什么神汉,也不是我的对手,你先回去,今天那个神汉再来,保准让他有去无回,等我干掉了那个神汉,小毛就知道我的厉害了,説不定还会因此认我这个后爹。”

大神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含情脉脉的説:“德哥,我相信你,我就在家里,等着你给我披上红盖头。”

老孙使劲的diǎn了diǎn头,然后抱着人家就是一阵狂啃,我看的一阵恶寒,赶紧收回目光,打了个冷颤。

“原来是因为这事,来了个神汉还要我出马吗?难道真的有diǎn邪门?”我轻声自语,仔细感应了一下四周,没有生人味,也没有死人魂。

两人又墨迹了一阵,估计是老孙觉得我要来了,就把那大婶给撵走了,岂不知,方才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关上门后,老孙眼珠转了转,轻轻的喊道:“大侄子,你来了没有?”他喊了三四遍,我才现身,让他能够看到。

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把老孙吓了一跳,问我:“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眨了眨眼説:“刚到,方才那位大神,就是你的老情人吧?”老孙啐道:“什么老情人,那是我的女人,我们好不容易才熬死了黄老头,没想到……哎,算了不説了,怎么样,你有没有发现异常?”

我摇了摇头説:“附近没什么生人,也没有鬼魂,你是不是太多疑了。”

老孙肯定説:“不会,那天我明明看到一个人影从我窗前掠过,等我追出去就没有人了。”

我沉吟片刻,道:“或许他不是每次都来,今晚……咦。”我突然察觉到一股阴寒的气息,虽然微弱,但确实在逼近,对老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沟通吏字,却发现附近并没有鬼魂。

“怎么了?”老孙用口型给我讲话,目光有些紧张。

“有些奇怪,你在屋里照常做该做的,我会在一旁守护着你,做一场引蛇出洞。”我轻声告诉他,声音的范围只限于他周围,因为我是鬼魂,不担心会被看到或听到。

老孙眨了眨眼表示明白,然后眼珠一转,就跑到床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戏曲频道,听着电视里的戏曲,乐洋洋的不断跟着摇头晃脑。

与此同时,我升到房dǐng上。感受着那越来越近的阴寒之意、目光扫视四周,在东北方向时,我神色一凝,在那里,我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正飘飘荡荡的朝着老孙的房中而去。

看了一眼手中的吏字,仍然没有显示有鬼魂的痕迹。我对此十分诧异,那飘飘而来的明明就是一只六七岁孩童的鬼魂,而且是个女孩。

可吏字对她的侦测,失去了作用,这让我很难接受,到底有什么鬼魂,能够逃出地府的侦测?如果鬼魂都能做到这一diǎn,那岂不是连地府都要空了。

那个女孩长得如同瓷娃娃一般,但面孔煞白,嘴唇眼眶都呈黑紫色,双眼有些泛红,看起来较为惊悚,等他离得进了,我以吏字发出警告,但她丝毫没有理会,亦或者説没有察觉到。

“怎么回事?”我有种不妙的感觉,眼看着她就要到达老孙房前,我纵身而下,落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看到我,身体缓缓提下,面无表情的望着我,双脚离地一米有余。我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过在心里还有一些可惜,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却早早的夭折了,实在让人难过。

“地府鬼差在此,还不速速离开!”我不忍心伤她,只得先将她喝退,然后跟过去看看她到底什么来路。

女孩木然的瞅了我一眼,双目红光微微大了些,但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心下惊奇,这孩子是无知呢,还是有着寻常鬼没有的本钱,竟然敢跟我叫板?

我抬起左手,吏字幽芒迸发,喝道:“速速离开,否则我会将你抓入地府。”

女孩终于知道怕了,以手掌遮挡幽芒,身子后退了一些。我心中甚为满意,不管怎么説,她还是怕我的。

不等我在得意一番,女孩突然凶相毕露,张着嘴对我低吼了一声,双手成爪状,躬着身子,如发怒的小猫一般,准备向我扑来。

“你敢!”我怒喝一声,反而激起了她的凶性,双眼全部成为红色,猛地一下扑向我。

济南市历城区皮肤病性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湖北医药学院堰桥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宫颈炎方法
南通牛皮癣治疗方法
镇江白癜风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