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羅小布廣電問題思考水平營銷思惟

2019/05/03 来源:江门信息港

导读

摘要:水平營銷首先是創造性的思考,它不同于縱向營銷的邏輯思維,本質上是一種基于直覺的創造。水平营销是菲利普科特勒在他和费尔南多德巴斯合著

摘要:水平營銷首先是創造性的思考,它不同于縱向營銷的邏輯思維,本質上是一種基于直覺的創造。

水平营销是菲利普科特勒在他和费尔南多德巴斯合著的《水平营销》一书里提出的观点。

水平营销首先是创造性的思考,科特勒称之为跳出盒子的思考,它不同于纵向营销的逻辑思维,本质上是一种基于直觉的创造。这种思维的基本步骤是,首先选择一个焦点,然后进行横向置换以产生刺激,建立一种联结。例如,聚焦于生活中总是会凋谢的花,将凋谢置换成不凋谢,这时候就产生了不凋谢的花这一刺激,这个刺激对市场是有价值的,此时通过引入塑料等材质,创造出永不凋谢的塑料的花,这就成功地建立了联结。

运用创造性研究的结果,科特勒指出了水平营销的6种横向置换的创新技能,并分别应用到市场层面、产品层面和营销组合层面上。这6种技巧分别是:替代、反转、组合、夸大、去除、换序。

在下列提问中,罗小布将替换、反转、组合、夸张、去除、换序这六种思维技巧应用到广电业务层面,从不同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1、你有甚么预期或欲望?你的预期或欲望能驱使你创新吗?大家都喜欢创新,特别是年轻人,创新有很多种手法,今天介绍一种创造力的思维操作方法,供大家参考或练习。步是选择一个焦点;第二步是进行横向置换,以便产生刺激;第三步是建立一种联结。例如:选择有线络作为焦点,有线络的基本属性或特征就是有线;把基本属性或特点横向置换一下或颠覆一下,就是问能否把有线络变成无线络?有线络与无线络之间形成了联结,产生了空白或刺激。通过刺激寻求创新的火花,显然用700兆络可以把有线变成无线络;同样OTT移动络也可以实现把有线络变成无线络;与移动合作也可以把有线络变成无线络。

2、有六种可操作的思维技能:替代、反转、组合、夸大、去除、换序。今天的问题是:焦点是有线络,用替代手法问:有线络能被替代吗?如果有线络能被替代,应该怎么办?一样,有线络能够替代别人吗?替换的方向一定是电信运营商吗?不能作为新型综合媒体吗?用反转手法问:有线过去台分离,能够不分离吗?能够重新和好吗?有线络现在向电信运营商转型,其实不会有前途的,能够不向电信运营商转型吗?不能把通讯作为自己生存的手段吗?

用组合手法问:有线络和无线络能够组合吗?大众络和专用络能够组合吗?媒介和媒体能够组合吗?社区和家庭能够组合吗?政府的职能部门和宣传部门能够组合吗?

用夸张手法问:电信向广电要出口,有可能吗?如果广电构建交换平台,不能流量倒挂吗?有些络不能替代电视台吗?假定文化产业大整合,成立文化产业团体,国只是其中一个部门,没有这种可能性吗?

用去除的手法问:没有有线络电视传播会受影响吗?有线络不看重络,而看重运用,不能把自己变成互联企业吗?有些络不能把自己缩小一下,成为政府信息化的运营商吗?

用换序的手法问:不把电视机作为重点,把作为重点,可以吗?不把广播作为重点,而把点播作为重点,不行吗?用回看替代广播,可行吗?点播内容不是引进,而是回看重构,可以吗?有线络不是以广播为主,是以其他应用为主,不行吗?

3、今天的练习是:以机顶盒为焦点。重复一下思维操作的六种手法:替代、反转、组合、夸大、去除、换序。

首先用替换手法问:如果充分利用智能电视机的能力,机顶盒是否可以减负,从而下降价格?机顶盒的中间件能被替换吗?可以无头化吗?可以通过下载式的软件,机顶盒社会化吗?能让智能电视机再增强一点实现机顶盒的主要功能,只需外接无线路由器吗?

用反转手法问:能把机顶盒变成机底盒或机里盒吗?能把机顶盒拆成三个部分,一个部分给接口,也就是让有线端子智能化;一个部分给智能电视机,一个部分给无线路由器,可以吗?机顶盒不与电视机配,而与音响配,甚至与电源插座配,与家装配,可以吗?以无线路由器为主,机顶盒作为无线路由器的配件如何?也就是无线路由器+,而不是机顶盒+。

用组合手法问:机顶盒与式的遥控器(让遥控器像一样的智能化)组合如何?机顶盒加家庭MOCA,面对多端子,如何?机顶盒不与节目捆绑,而与家电捆绑,如何?

用夸张手法问:让机顶盒管理所有的家电,可以吗?让机顶盒变成聊天机器人可以吗?

用去除的手法问:能不用机顶盒,直接用智能电视机吗?如果加强云端功能,能让机顶盒轻量化吗?关能让代替吗?

用换序的手法问:能先开电视,再开机顶盒看电视吗?不按遥控器,直接语音遥控,可以吗?机顶盒开机,能发起主动语音对话吗?用机器人开启机顶盒,不是人来开启机顶盒,可以吗?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4、今天的练习是:以大家关心的络改造为焦点。重复一下这六种思维操作手法:替换、反转、组合、夸张、去除、换序。首先 用替代手法问:如果不改造,新建络,会怎么样?改造玉成光,会怎么样?用电信络结构替换有线络结构,会怎样?以实现IPTV为目标来改造络,会怎么样?

用反转手法问:不用DVB,用IPTV,会怎么样?全部OTT,络改造能保证质量吗?你改造的,光进铜退了吗?光进楼了吗?小C延伸到放大器了吗?以智慧城市为目标构建络,来代替有线络改造,会怎么样?继续DocsIs,户均带宽够吗?彻底抛弃Docsis,又会怎样?如果改造不为宽带,而为窄带物联,会怎么样?

用组合手法问:改造成多个,既有DVB+OTT,又有独立的IP,还有无线,还有独立的物联,会怎样?你接入改,机房改了吗?骨干改了吗?平台配套吗?是不是应当成体系或组合一下?

用夸张手法问:你改造了半天,户均带宽提高了吗?带宽比电信的带宽还宽吗?能把广播频点全部IP化吗?能够万兆到小区、千兆到楼、百兆入户吗?如果只有4K广播,其他没有广播只有回看或点播,会怎样?多芯多波,会怎样?反过来,一芯多波,又会怎样?

用去除的手法问:不要络,OTT电信的络或移动络,会怎么样?不改造有线,只是增加无线,会怎么样?有线在乡村,做地面广播又会怎么样?不按电信运营商的思路去改,而是按文化产业的思路去改,会是怎样?

用换序的手法问:不以经营电视为主,而以经营电视为主,你会怎样络改造?络改造不以家庭为主,而以社区或城市为主,会怎样?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5、 以电视业务为焦点。重复一下这六种思维操作手法:替代、反转、组合、夸张、去除、换序。今天的问题,首先 用替代手法问:用视频业务替代电视业务,对有线络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如果不以地方电视台为中心,而以中央电视台为中心,来做电视业务,会怎么样?以视频为主,而不是以电视机为主,会怎样?

用反转手法问:把回看视为直播,会怎么样?不把电视业务作为前途,仅仅作为吸引用户的方式,以智慧城市业务或社区业务为主要经营的业务,会怎么样?把宽带作为公益性的福利性,来增强有线电视经营性的公益性,会怎样?直播频道不是引进,而是自制,即全国有线共同购买版权,构建直播频道,会怎么样?不是电视台做直播,而是有线络公司做直播,会怎么样?

用组合手法问:把回看作为基础数据库,重构回看,会怎么样?把买断的付费频道,按专题重构会怎么样?有线的回看库资源,能构建炒股栏目吗?能构建健康栏目吗?能构建出国教育栏目吗?能构建育婴栏目吗?能重构国际吗?,如果完全可以,你为何不做呢?电视机电视业务,能与电视业务组合吗?能与电商业务组合吗?看电视送宽带,会怎样?

用夸张手法问:把有线电视业务视为互联的站,按互联企业经营,会怎么样?利用构建交换平台,实现新的台融合,又怎么样?归属到中央电视台,会怎么样?把栏目向七大牌照商开放,允许他们直接经营,会怎样?不做自己的APP,而做智慧城市的APP,把有线电视业务混入其中,会怎么样?

用去除的手法问:不以有线电视业为主,可以其他业务为主,会怎么样?把有线电视业务,分离出来,包括络剥离,构成两个不同的公司,按照不同的方式运营,是否可以解决机制和体制问题?

用换序的手法问:电视业务的设计,首先针对,再针对电视机,会怎么样?把非电视业务作为重点,又会怎么样?以无线业务为主,有线业务为辅,会怎样?以信息服务为主,会怎么样?以开放经营为主,会怎么样?以本地政府为主,以广电总局为辅,会怎么样?更多的强调经济与社会,而不仅是政治与文化,会怎么样?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6、今天的问题,首先 用替代手法问:能用送宽带替代卖宽带吗?要么送有线电视,要末送宽带,你不送能留得住用户吗?能用信息服务费替换有线收视费吗?能发展内宽带电视或电视或OTT电视吗?有线能强调宽带,而非电脑宽带吗?在乡村,能发展无线宽带吗?能不以家庭宽带为主,而以其他宽带为主,如社区宽带,可以吗?

用反转手法问:能发展窄带物联业务吗(NBIoT)?能发展无线互联电视有吗?能把免费宽带作为一项独立的业务来经营吗?有线络的宽带,不以上为主,而以互联电视为主,会怎样?

用 组合手法问:分解也是一种组合。送的宽带和卖的宽带,能走不同的出口吗?宽带能与有线电商结合组合吗?用有线宽带开电商,能不限流量,宽带免费吗(实际成本可以为零)?有线能把宽带开放出来,与智能家居产业合作吗?有线宽带以社区为主,以家庭为辅,会怎么样?

用夸张手法问:能把免费的宽带,包装为智慧城市的一项服务,申请政府补贴或PPP吗?能卖20M宽带,实际上开100M,即不宣传,让用户感受不一样的宽带吗?(成本增加几近为零)

用去除的手法问:有线不开展宽带业务,行吗?宽带自己不运营,交给第三方运营,行吗?把宽带作为国全国业务,交给国运营,作为整合试点,会怎么样?

用换序的手法问:宽带不以出口为中心,而以交换平台为中心,会怎么样?如果先做CDN对接,再做缓存,再用出口做补充,会怎样?先测到互联关键节点的跳数,在同等跳数下论价格,会怎么样?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7、以交互电视平台升级或改造为焦点。重复一下这六种思惟操作手法:替换、反转、组合、夸张、去除、换序。今天的问题,首先 用替代手法问:如果用IP平台替换原有平台,会怎么样?

用反转手法问:如果用第三方云平台,会怎么样?用 组合手法问:如果集成多个云平台,会怎么样?如果云平台基础设施层,用第三方;自己只做平台层和运用层,会怎样?

用夸大手法问:如果以中央电视平台为主,你为辅,会怎样?

用去除的手法问:如果给现有云平台减负,只保留直播、点播、回看、时移功能,其他全部转移到I P云平台上,会怎么样?用换序的手法问:如果有OTT平台或IP平台为主,会怎么样?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8、有线开展团体用户业务,少准备三个,一个是不与互联连接的,第二个是与互联连接的,第三个是云平台服务。集团用户是有线络一个重要的业务种别;实际数据表明,在集团用户业务、媒资业务、宽带业务的支撑下,有线电视全部免费也能生存。今天的练习是:以集团用户或大客户业务为焦点,进行思惟操作的创新练习:首先 用替代手法问:如果用专替换专线,会怎样?如果用平台替换专或专线,会怎样?

用反转手法问:如果不仅提供B2B的服务,也提供B2C的服务,会怎么样?用无线络提供集团用户服务,会怎样?

用组合手法问:如果给大客户,配送电视栏目,会怎么样?把云平台的三层,进行不同组合,或者把云平台的能力,进行不同组合,向集团用户提供服务,会怎样?如果给集团用户不是简单的一个,而是三个,其中一个完全作为内部业务使用,一个作为B2C外部使用,一个作为政府部门之间的协调使用,会怎么样?

用夸张手法问:如果你让团体用户为你服务,通过有线络再为团体用户向用户提供服务,例如,不用的你的平台,而是用的集团用户的平台来提供电视用户服务服务,会怎么样?如果为每一个政府机构,构建一个完全独立的络独立的络,不仅对接政府机构的平台,而且整个络移交给该政府机构,会怎么样?

用去除的手法问:如果构建一个智慧城市络和平台,统一为政府的集团用户提供服务,会怎么样?如果为集团构建无线专,如高速公路管理局,会怎么样?用换序的手法问:如果有线络不以个人用户为主,而以团体用户为主,会怎么样?有线络如果由经营用户向经营政府转型,会怎么样?如果700兆不仅为广电业务,也兼顾团体业务,会怎么样?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9、今天以大家头疼的用户流失为焦点,尝试一下破局的创新思路今天的问题,首先用替代手法问:如果不是用留住用户的思维,而是用发展用户的思维,你会怎么想?如果用全业务用户,包括电视与宽带,看轻有线电视用户或者替代有线电视用户,会怎样?

用反转手法问:如果不是用降低流失率的指标,而是用增加用户的指标,会采取哪些措施?如果跳出有线电视用户的思维,以络用户为用户,也就是使用有线络的用户,无论是电视,还是,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室外,会怎样?如果OTT移动络,以为中心,会怎么样?如果把家庭有线电视业务作为社区业务的延伸,而不是把社区业务作为家庭业务延伸,你会怎么布局?

用组合手法问:如果把端电视、第二端以上的电视、家庭Wi-Fi和社区Wi-Fi、OTT移动络组合起来,是否会提高竞争力?台重新联合,有可能吗?如果不可能,是主观上不可能,还是客观上不可能?用夸张手法问:如果设法让对手的用户流失,你会采取什么方式?如果目标是有线电视全部免费,你会着力打造哪些业务?如果不允许你经营有线电视业务,你会进行哪些业务?

用去除的手法问:如果你没有有线络,还要经营现在的业务,会怎么做?如果去除有线电视业务经营性的公益性,改为福利性的公益性,你会寻觅那些方式生存?

用换序的手法问:如果不以现在的业务为主,而以其他的业务为主,你会怎样做?或者,有线络能看轻电视业务,向其它业务转型吗?有线能由经营络业向经营媒体转型吗?有线能由频道经营向流量经营转型吗?能由经营用户向经营政府转型吗?能由经营家庭向经营社区转型吗?如果把有线电视业务作为文化产业业务之一,而将整个有线电视络有文化产业的承载体,你会怎样思考?今天的问题旨在抛砖引玉,没有对错之分,你愿意练习一下吗?

牛皮癣复发罪在那些因素
元宵节的来历
拔丝山药的做法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