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港

当前位置:

德猎 第60章 听墙角根?

2020/01/16 来源:江门信息港

导读

德猎 第60章 听墙角根?“小杨,你终于来了。”汪母第一个迎接上来,她庆幸自己一直对他态度不错,见面不会尬聊。最尴尬的非老汪莫

德猎 第60章 听墙角根?

“小杨,你终于来了。”

汪母第一个迎接上来,她庆幸自己一直对他态度不错,见面不会尬聊。

最尴尬的非老汪莫属,站在人群最后面,不敢吭声,还特别关心,很想知道杨顺的一举一动,可就是不好意思张开嘴。

2床的快嘴家属连忙凑过来讨好,一个劲道歉:“小伙子,我嘴欠,不该说那些坏话,对不起,对不起,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什么鬼,这人谁呀,杨顺觉得莫名其妙,他根本就不认识呀!

“帅哥,你是不是又带神药来了?”

“你的中药真有效哦!”

“是哪个老中医开出来的药,有吗?”

其他家属们围上来,七嘴八舌,杨顺根本听不清楚,声音大起来:“安静!”

他举起手里的保温杯:“你们是在说这个?”

嗯嗯嗯!

众人点头,直勾勾看着保温杯,并且随着杨顺伸缩手臂,脑袋集体跟随摆动,动作超整齐,感觉还挺萌。

向日葵?

杨顺笑了,当着众人的面,扭开杯盖,倒出小半杯来。

杯中液体还冒着热气,散发出浓浓的香味,靠的近的人已经抽起鼻子来:“好香!”

“真好闻。”

“这是什么中药?”

杨顺送到自己嘴边,抿了一小口:“奶茶。”

啊?

一群人都傻眼,奶茶?怎么可能是奶茶?

2号床的快嘴家属愣住,突然醒悟过来:“你昨天杯子里装的绝对不是这个!”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都回过神来,颇有些恼怒。

“小伙子,你在骗我们?”

“你这么做不厚道啊,骗人很好玩吗?”

“你是真滴赖皮!”

面对众人的指责,杨顺哭笑不得:“其实我昨天带来的也是奶茶,还是哇哈哈AD钙奶味道。唉唉,我来看望病人,带什么东西,还需要跟你们每个人都报备一下?搞笑吧!”

小伙子说的好有道理呀,众人全都无言以对。

杨顺懒得玩了:“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我真不是什么神医,也没有神药。行了行了,大家让让,我要关帘子了。”

“关帘子肯定有鬼!你包里藏着药!”

有人叫出来,杨顺站住,干脆地取下包,随手扔到汪卉手里,盯着那哥们儿:“可以了吧?”

又有个小嫂子喊出来:“肯定在你口袋里藏着!”

杨顺为难道:“包可以取下来,但是裤子不能脱啊!”

小嫂子的脸唰地变红,旁边这些人都吭哧笑了。

有个哥们儿起哄道:“你藏在短裤里!”

“过分了老铁,这种玩笑也开?”

杨顺脸都黑了,他任由这哥们儿检查,摸了摸他的前后口袋,所有里兜全都外翻出来,一无所获。

“还有没有人怀疑的?是不是我衣服缝里缝着?鞋底踩着?咯吱窝底下夹着?”

杨顺刚刚说完,还有一个死硬派的家属不死心,在人群后嚷嚷道:“那你为什么关帘子?你是不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杨顺真是无语,抱怨道:“唉你这人是不是无聊呀?年轻人谈个恋爱你也要盯着看?你在家睡觉不拉窗帘啊?真是过分!”

哈哈哈哈!

病房里终于爆发出大笑声,汪芸也闹了个大红脸,但各种可疑事情都被解释清楚,笑过之后,留给众人的还是无尽的失望和伤心。

就像一首歌唱的那样,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在每一个梦醒时分,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他们等了一天,等到杨顺,但没等到代表希望的空矿泉水瓶子,没有神药,没有神医,什么都没有。

“不对,小伙子,你在忽悠我们!”

一个老爷子率先清醒过来:“她的血检报告怎么回事?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

刚刚失望走出病房的人又醒悟过来,立刻转身,重新挤到身边。

杨顺都准备拉帘子了,哭笑不得:“医院也有可能看错病了,这个解释合理吗?或者说,医生昨天用药特别有效,把她治好了,行不行?你们有问题去问医生呀,老纠缠我干嘛?”

呲啦!

杨顺拉上帘子,汪卉提着他的包,示意爸妈把病人家属们请出去,14房终于安静下来。

“今天不是哇哈哈AD钙奶了,我改成香草味,保证是你从来没有喝过的最纯的香草奶茶。”

杨顺端着杯盖,送到汪芸嘴边,低声耳语道:“是香草中药,我骗他们的。”

汪芸接过来没喝,有点尴尬,小声道:“那你也别瞎说呀,你让卉卉怎么想?”

杨顺呵呵一笑:“所以你要快点喝药,不给她遐想的时间。嗯,下次要喝什么口味,先告诉我,我提前准备。”

“红豆味的~~”

汪芸心情极好,几口就喝干香草味的奶茶,2分钟又睡着了。

这次能量传递的速度更快,杨顺迅速动起来,不到30秒就完事。

呲啦!

杨顺拉开帘子,吓了一跳。

还真有人不死心,耳朵贴着布帘子,偷听墙角根呢!

“卧……”

杨顺差点骂出来,这帮人吓得连忙后退,尴尬地笑着,眼神漂移,不敢看他。

“好听吗?好玩吗?”

果然,偷窥邻居家的窗帘,是正常人的天性,走哪里都改不了!

杨顺提着保温杯走出来,又扯上帘子,从汪卉手里接过包:“我先回去了,明天赶紧办出院,这里太吵了,病人还怎么休息?”

汪卉从他眼中看到鼓励,她更加有信心了:“我知道的,明天一定出院。”

老汪没好意思露面,汪母挽留起来:“多坐一会儿吧。”

“不了,我那边很忙。”

杨顺好不容易走出房间,走廊上又被几个不死心的人拦住,还全盯着他手里的保温杯。

“小兄弟,来来,抽支烟。”

“哥们儿,别急着走嘛,咱们去旁边聊聊吧。”

“对对,就随便聊一聊,我们都是病人家属,真没恶意。”

看到他们恳求的目光,杨顺叹着气:“好吧,去电梯那里。”

电梯间是个几十平的休息区和抽烟区,还有几排椅子。

杨顺被人众星拱月,婉拒了几人递来的烟,主动说道:“我知道,你们还是怀疑这杯药。”

一个额头全是皱纹的中年人叹着气,摇头感叹道:“小兄弟,真不是故意为难你,只是我们被白血病折磨的实在受不了,化疗不起作用,还有病人化疗扛不住,直接死了,我们到处寻医问药,只想求个心理安慰……”

化疗了那身体免疫系统都崩溃了,杨顺就算想帮,也帮不上忙呀。

他摆摆手:“你们知道什么叫安慰剂吗?”

其他人摇头,杨顺举起保温杯:“安慰剂就是什么效果都没有药,这杯本质上只是混有安眠药的奶茶,她喝下去后就睡着了,其实对她的病情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相信你们肯定都听医生说过,化疗之后要让病人对生活充满信心,这样对病情恢复有帮助。”

杨顺重重叹一口气:“可你们这么多人一起来,把我逼的走投无路,刚刚当着她的面,逼着我说出这是奶茶的事实,呵呵,以后我就骗不到她了,她肯定会重新回到绝望状态中。对不起,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真的帮不了你们。”

家属们的表情很不自然,他们刚刚亲手摧毁了一个女孩子活下去的信念,他们有罪。

可他们自己也有病人亲属,权衡之下,还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吧……

杨顺站了起来:“要是仍然不信,你们几个把剩下的奶茶喝了吧,大概几分钟就会睡过去。”

还真有人不死心,愿意喝,甚至还有人想偷偷留一点,给自家病人喝。

旁边有人提醒:“别随便给病人喝,小心医生知道病人乱喝药了,又不给你们治。”

说的也是,两个壮着胆子喝下去的家属,砸吧砸吧嘴:“还真是奶茶味道,香草的味道好浓。”

“味道还真不错,茶味也很浓。”

“外面奶茶店15块钱一杯呢,当然浓了。”杨顺笑起来:“女孩子就喜欢这个味道,她下次想喝红豆味的,我还不是要做。”

几分钟后,这两个家属的眼皮子开始打架,果然睁不开,必须拼命揉眼睛,呵欠不断,一个强撑着回病房睡觉,另一个直接歪倒在条凳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下谁还怀疑?

散了吧,全是误会,众人终于死心,失望而归。

看热闹的人群中,其实还混着穿变装的张医生。

他故意没穿白大褂,全程暗中观察,但也没发现破绽,只是心里还是有些疑惑。

一夜之后,又到白天,早上医生会诊,张医生主动开了张血检单。

“张医生,我们不想验血了,麻烦你办理出院吧。”

“不不不,出什么院呢?你现在出院很危险,小心病情复发。”

“没关系的,免责书我们签,医药费一分钱都不会少……”

“黄主任不在,没有黄主任签字,你们出不了院。先做血检吧,说不定今天恶化了呢?看看今天的结果再说,好吧?”

就在两边僵持下,过来探望的杨顺趁机回收能量,汪家实在推辞不了,还是验了血。

汪芸的血被当成重点保护对象,优先送到血检中心,血液科的黄主任,还有肿瘤科的王主任,几个专家特意等着看血检结果。

血检一做完,结果就立即从内调出来,专家们面面相觑。

和前一天相比,白血病细胞含量又减少了!

而且T细胞的数量又又涨了!

黄主任差点抓狂,从10月1日开始,到今天10月10日,他们只给汪芸保守治疗,绝对没有用过任何药,这免疫系统怎么就突然变聪明,爆发起义了呢?

这不科学啊!

合肥长淮医院正规吗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样
治疗子宫衰老的中药
安徽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汕头割包皮过长的手术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